7931's Space

2017年03月26日

焦虑和仪式感

类归于: 未分类 — 7931 @ 3:34 下午
最近心理一直处于焦虑状态。
从百度百科的词条解释来看  焦虑-焦虑是指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,是人们遇到某些事情如挑战、困难或危险时出现的一种正常的情绪反应。
没错,遇到了一堆问题。
金融机构汇聚着最聪明的一群人,北京的金融机构尤甚,而我是这群聪明人里头学历最差的一个。
坐在我旁边组里的,一个清华一个北大,正在做某上市公司深度研究报告,我在仔细研究另一家公司各种信息,听到他们聊天,关于中学时期喜欢的课程。其中一个说,她物理不太好,另一个说他数学不太好。我刚想搭个茬说我数学也不太好,突然想起来,人家说数学不太好可能是150分考了120+,我数学不太好是高考数学不及格。和我同组另外一个姑娘也是清北之一的研究生。
我在面试时候,甚至都没敢说自己学校。师傅对我是非常好,能放手开始让我做很多事情,但还是日常工作小心翼翼,生怕出乱子,各种主动贴脸。因为我怕丢掉这份实习,周围人群太优秀了。
后天是订婚的日子。
我知道她很好,也知道我需要她,也做好了共度一辈子的打算。但确实还是有点早,这里的早并不是在于我的年龄,而是我的阶段。毕竟现在还没毕业,随时可能失去的实习只包一顿中午饭,没有补助,和倒贴也没啥区别。靠着每个月翻译的兼职工资活着,好赖还活得下去。但真要论买房还房贷,这两年是真难,真到开始拿工资,还得一年半载。
有时候也会想,是不是结婚有点早了。但看现在师傅的状态,估计要是真的能留在这行,也没时间好好谈恋爱了。一个贤内助反而是我最需要的。
前阵子我快被这些压力压垮了,借着学校需要报道的名义,回了趟西安。
踏出火车站的一刻,面对着眼前的城墙,我有点不一样的感觉,又说不出来。想想可能是自己以后回西安的时间也会短得多,和西安这座城市的缘分将尽之感。
走出火车站有种别样的仪式感。
坐上了公交车,回了学校,传说中男女比例1:7的学校。之前总跟朋友开玩笑,说在这个学校没啥不开心的,如果不开心了,那就下楼,坐在长廊边的石凳上,看看学妹,和学妹们。
不过这次是真没时间。
8:30,出火车站;10:00,到学校;11:15,赶完作业打印上交;12:00,和下级学弟学妹们吃饭,谈人生谈理想;14:00,放松的时间,该玩游戏玩游戏该看视频看视频,顺便写点报告;16:00,出发,找本科同学聊天;23:00,回到学校,陪女朋友聊天,看看视频睡觉;1:30,睡觉;9:30,起床,收拾东西;11:00,带上行李出门见学姐;13:30,吃完午饭,买高铁票,准备回北京;17:30,上高铁。西安两天一晚行结束。
说了很多很多话,给学弟学妹们的叮嘱;跟朋友的絮叨,聊人生聊理想。拽回现实。
我说,以后可能回西安就很少了,朋友说,那你也肯定有机会回来,即使工作了,你和这个城市也还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说不定哪天就出差过来了,到时候再见啊。

版权归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作者:方丈的头发(来自豆瓣)来源: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610199102/
最近心理一直处于焦虑状态。
从百度百科的词条解释来看  焦虑-焦虑是指一种缺乏明显客观原因的内心不安或无根据的恐惧,是人们遇到某些事情如挑战、困难或危险时出现的一种正常的情绪反应。
没错,遇到了一堆问题。
金融机构汇聚着最聪明的一群人,北京的金融机构尤甚,而我是这群聪明人里头学历最差的一个。
坐在我旁边组里的,一个清华一个北大,正在做某上市公司深度研究报告,我在仔细研究另一家公司各种信息,听到他们聊天,关于中学时期喜欢的课程。其中一个说,她物理不太好,另一个说他数学不太好。我刚想搭个茬说我数学也不太好,突然想起来,人家说数学不太好可能是150分考了120+,我数学不太好是高考数学不及格。和我同组另外一个姑娘也是清北之一的研究生。
我在面试时候,甚至都没敢说自己学校。师傅对我是非常好,能放手开始让我做很多事情,但还是日常工作小心翼翼,生怕出乱子,各种主动贴脸。因为我怕丢掉这份实习,周围人群太优秀了。
后天是订婚的日子。
我知道她很好,也知道我需要她,也做好了共度一辈子的打算。但确实还是有点早,这里的早并不是在于我的年龄,而是我的阶段。毕竟现在还没毕业,随时可能失去的实习只包一顿中午饭,没有补助,和倒贴也没啥区别。靠着每个月翻译的兼职工资活着,好赖还活得下去。但真要论买房还房贷,这两年是真难,真到开始拿工资,还得一年半载。
有时候也会想,是不是结婚有点早了。但看现在师傅的状态,估计要是真的能留在这行,也没时间好好谈恋爱了。一个贤内助反而是我最需要的。
上周我快被这些压力压垮了,借着学校需要报道的名义,回了趟西安。
踏出火车站的一刻,面对着眼前的城墙,我有点不一样的感觉,又说不出来。想想可能是自己以后回西安的时间也会短得多,和西安这座城市的缘分将尽之感。
走出火车站有种别样的仪式感。
坐上了公交车,回了学校,传说中男女比例1:7的学校。之前总跟朋友开玩笑,说在这个学校没啥不开心的,如果不开心了,那就下楼,坐在长廊边的石凳上,看看学妹,和学妹们。
不过这次是真没时间。
8:30,出火车站;10:00,到学校;11:15,赶完作业打印上交;12:00,和下级学弟学妹们吃饭,谈人生谈理想;14:00,放松的时间,该玩游戏玩游戏该看视频看视频,顺便写点报告;16:00,出发,找本科同学聊天;23:00,回到学校,陪女朋友聊天,看看视频睡觉;1:30,睡觉;9:30,起床,收拾东西;11:00,带上行李出门见学姐;13:30,吃完午饭,买高铁票,准备回北京;17:30,上高铁。西安两天一晚行结束。
说了很多很多话,给学弟学妹们的叮嘱;跟朋友的絮叨,聊人生聊理想。拽回现实。
我说,以后可能回西安就很少了,朋友说,那你也肯定有机会回来,即使工作了,你和这个城市也还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说不定哪天就出差过来了,到时候再见啊。

评论暂缺 »

还没有任何评论。

这篇文章上的评论 RSS feed TrackBack URL

留下评论

WordPress 所驱动